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十恶临城 -> 十恶临城的最新章节目录 ->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八章 费唐(1)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八章 费唐(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地狱来客虽然没有直接承认,但他并没否认自己就是当年西夜考古队的费唐。

    “时间我一直没忘记,那是一九九三年十月二十六号,当时不知是谁,一把将我推进了那个天坑里面……”

    那时候,费唐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朦朦胧胧的天坑里,他满脑子在想,一个突然下陷的天坑下为什么还有人工的台阶。所以出事时,他猝不及防,一下子坠落深渊,掉进那片缭绕的雾气之中。

    但让他奇怪的是,那雾气仿佛有浮力似的,居然迅速减缓了他下坠的速度。他觉得自己就像片叶子,又像摇篮里的婴儿,飘摇之中睡意袭来,他昏沉沉睡了过去。

    等费唐再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睡在一片软软乎乎、毛茸茸的东西上面。

    那白毛像北极熊皮似的纯白无瑕,而且还有一种沁人的清香。他顺手拔下一根“毛”来,发现“毛管”里还渗着汁液。那汁液甜甜糯糯,像是草本的东西,让人有种试着尝尝的冲动。

    但他还没来得及“神农尝百草”,就发现不远的地方有块黑色的石头,石头底下的“白毛地”里躺着两个人。他跑过去一看,发现正是考古队的吴万春和萧狼子。

    费唐伸手摸摸,发现两个人还有鼻息,他使劲晃着,萧狼子第一个睁开了眼睛。他刚看到费唐,就吓得魂飞魄散,不光使劲挥舞着手,而且竟然还扑通一声跪下,使劲朝他磕着头。

    “呜呜,呜呜呜……”萧狼子发出恐惧的呻吟声。就在这时,吴万春也哎哟一声醒了过来。

    “费、费费费……”他一激灵就站起身来,浑身颤抖,满嘴结巴。

    费唐赶紧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是谁推我下来的?你俩又怎么回事?

    吴万春眼珠子一转,开始扯谎,他说费唐是路解放不小心撞到天坑里的,他和萧狼子下意识伸手去拉人,结果自己也掉了下来。

    费唐发现,他说这话的时候,萧狼子站在旁边,满脸愕然。

    他直接对吴万春说,老吴,你是不是在骗我。

    吴万春毕竟是老江湖,他长叹一口气,索性说了实情,把民工们最近又苦又累,心生不满,想分点儿“文物”,又怕被闻牧山和费唐举报的顾虑讲了一遍。

    当然,说到最后,他把责任一股脑儿推到了路解放的身上。

    “我们也就是想想,但千思万想,也不敢动手害人——没想到路解放那畜生一激动,把您给推了下来。我和狼子真的是伸手想去拉您,结果……难兄难弟,啧啧。”

    “那牧山兄呢?”费唐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朋友。

    “凶多吉少吧。”吴万春叹气,“费研究员,咱还是先想办法出去吧。我记得从上边探望的时候,洞里有台阶来着?”

    费唐揉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说自己也记得。

    吴万春指指头上那片阴霾,说,既然有台阶顺下来,那肯定能沿着台阶爬上去,不如咱们找找看。

    费唐虽然对亚吐尔村民颇有防备,但如今他们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必须同舟共济,才有可能回到地面上去。

    三个人开始在偌大的地下寻找台阶。照理说从天坑掉下来,台阶应该就在附近,但费唐清晰记得当时在空中飘了很久,气流吹得他四处摇摆,所以落地之处肯定早就不知何方了。

    他们转了一圈,发现脚下的“白毛”其实类似植物,费唐揣摩这是因为地底长期不见日光,所以植物长期进化中也失去了色素,就像溶洞里那种惨白色的鱼类一样。

    地下曲曲折折,到处都是石壁石柱,三个人转出白色草坪,发现前面又有几个洞窟,里面同样长满了白色的植物,植物上还垂着沉甸甸的穗子。

    费唐没敢动弹,但萧狼子显然饿了,他直接上前,从穗子上掠下一把颗粒来,放进嘴里,大口大口嚼了起来。

    费唐刚要想阻止狼子,可吴万春却伸手拦住了他。

    “算了,都已经吃了,看看效果吧。”

    吴万春看着萧狼子,就像做化学实验等待效果似的。谁知道哑巴不但没有中毒的表现,脸上反而还露出一副惊喜的表情。

    “嗷嗷!”他跳跃着,又薅下几个穗子,撮着透明的谷粒塞进嘴里狼吞虎咽起来。

    不过,吴万春果然还是谨慎许多,他丝毫没有“尝鲜”的意思,他走过去,拽住萧狼子。萧狼子使劲挣扎着,那谷粒显然口感鲜美,他还想吃……

    吴万春气得连甩狼子几个耳光。哑巴显然怕他,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这个洞窟,开始往别处走去。

    三个人跟无头苍蝇似的在地下世界绕来绕去。费唐渐渐发觉到了一些异常,这里虽然不知道深入地下不知多少米,但却没有不见天日的那种寒冷,反而有一种温暖如春的感觉。

    这里没有阳光,却有茂盛丰登的谷物。

    所以就算闭关而守,这也是个能自给自足的所在。而且费唐还发现,这个巨大的洞穴,其实还有一些人工开凿的痕迹,比如洞穴的穹隆上面,就有不少凸出来的石头,好像极为粗夯的支撑架似的。

    他们兜兜转转许久,肚子里也开始咕咕叫了。费唐犹豫半天,他见萧狼子没有异常,所以先掐了一只穗子,捻出颗谷粒尝了尝。那东西果然甜糯鲜美,而且吞进肚子里还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吴万春鸡贼得很,他等着两个人吃完之后,这才“开了荤”——后来不用说也知道,他眨眼之间变成了老饕,一把将穗子揪下来,揉搓着就直接塞进嘴里。

    “梗也能吃!比空心菜还好吃!”他赞叹着说。

    三个人饱餐一顿,又喝了石壁上渗出来的泉水,躺在毛茸茸的草坪上,顷刻之间心满意足。

    “这个鬼地方,比待在亚吐尔村还舒服啊,咱们上去干嘛呢?干脆定居这里得了!”老吴感慨着说。

    可他话音未落,萧狼子突然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他一把拖着两人,急匆匆就朝一个石洞拐弯处躲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