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剑徒之路 -> 剑徒之路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1033章 高人

第1033章 高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一日,李绩正在埋头赶路,侧方一道灵机波动忽然直冲而来;他现在已进入众星之城空域二年,可以说,身处位置的前后左右各个方向都有界域存在,已经是陷在众域之中,修士随处可见,已经不是一天能遇到几次修士的问题,而是基本上周遭空间随时随地都有人类修士活动的迹象。

    所以,这道波动在一开始并未放在他心里,同样的波动在其他方向还有好几道,直到忽然接近,才显现出这道波动刻意的企图,

    “师弟救我!师弟救我!”

    一道神识在虚空中扩散,慌张中却带着急迫,但听在李绩耳中,却另有一层意思,神识散而不聚,十成十是有人要拉他下水,喊给他人追兵听的,这样的伎俩,放在当下的环境,简单实用,由不得人不产生怀疑。

    按捺下心中出剑斩杀的念头,倒要看看这人在打什么鬼心思,他速度不变,方向不变,只顾自己飞行,权当未听见!

    在众星之城中飞行,可不能用燕信给的瞬,不是空间狭窄,而是架御如此宝物,快是快了,太容易引起不明身份者的窥觑,有如背着钱袋逛闹市,这是考验别人的操守呢,事实证明,古往今来,无论是凡人还是修士,总有经不起考验的。

    所以,他使用的是大象送的浮筏,速度不慢,但在正常范围之内,外表也很普通,让人一眼望去,就很难有抢劫的冲动。

    那道波动还是顽强的追上了他,与他在千里外齐平,并肩飞行,

    这是一个五官端方的修士,一脸的道貌岸然,李绩没有搭理他,因为他知道只要开口说话,这道人一定打蛇顺杆上,甩也甩不脱;他也没这个功夫,因为后面已有四道灵机波动飞快的追了过来。

    这麻烦,来的突如其来,让他一点反应的时间也没有,也是郁闷。

    四个修士配合默契,移动迅速,很快便两前两后把他们夹在其中,看来以前也没少干这事,李绩不得已,也只能站定身形,别人家的地头,是不好太放肆的。

    其中一名追击者厉声喝道:“你们两个,乖乖跟我们回去,是非说个清楚,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若是一意顽抗,术法无情,到时有个闪失,就别怪我等出手狠辣!”

    李绩叹了口气,这人哪,名气很累赘,但有时也很重要,放在青空,哪怕放在左周,有谁敢和他这么说话?就是真君见到他,也要客气一句鸦小友呢!

    一身的威风,没想到在这里还要受这种腌臜气,他仍然不想惹出太大事端,众星之城整个星域太大,保守估计至少要飞近二十年,如果弄出人命,那整个旅程又将是另一番景象,实在没必要。

    “各位,你们追的是他吧?可跟我没任何关系!难不成他一路跑一路胡乱攀咬下去,你们还能把他见到的修士都给抓了去?咱们修士讲究恩怨分明,因果两清,如此不辨是非,实非修子所为!”

    那道人丝毫不让,“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跟我们回去,查的清白,自然便放了你,可不由你自说自话!”

    李绩默然,话说到这儿,已经没法继续,这样的人就不是能凭语言沟通的,用剑就比较合适,可惜地方不对。

    追击者中的另一位发声道:“你既说和他并不是一伙,那么至少,总要说出自己的界域门派吧?如果确是我们熟悉的,现在放过你也不是不可能!”

    李绩就又叹了口气,这滩泥巴糊裤-档里,一时半会算是洗不清楚了,还没等他有所反应,那栽赃者一旁哂笑道:

    “我说的吧,师弟,周游天宗一贯强横不讲道理,你这点小把戏又哪里瞒的过他们?就不如咱们师兄弟联起手来,一同闯出去如何?”

    混乱的星域,奇葩的修士,看起来却象是一个局,一个针对他的局。

    已经没有沟通的必要了,李绩晃身遁远,强行压制心中的杀机,这是把他当成肉鸡了?

    在他修道数百年间,那些耳熟能详的装比打脸情节很少遇到,因为只要是正常人类,具备正常语言能力,又不犯傻充楞的话,沟通其实很简单,

    如果沟通不成,只能说明一方另有目的;他已懒的多话,谁再拦截,用剑沟通就好。

    “好胆!真以为我们不敢拿你怎样?”

    先前说话的修士大怒,把手一招,一条漓龙凭空出现在李绩头顶,张牙舞爪便扑了上去,

    漓龙还未完全成形,几名追击者突感虚空一滞,一道灰黑光影闪过,那修士外袍,里衣,腰带,裤中,被整齐的剖成两半,却不伤一丝皮肉,剑气卷动下,衣物被瞬间撕成碎片……

    这人竟被瞬间剖成一只光猪!

    修士的反应也非常之快,意识到出了大丑,第一要务不是术法报复,而是迅速从戒中在取出一身道袍裹上,衣袍上身,羞怒才从脸上显现,瞬间热血,就要遁起直追!

    这还没起身,其他三位同伴皆齐齐拦阻于他,三人成阵,迅速把他围在圈里,

    “师兄,不可!”

    “师弟,切住!”

    “是剑修!那一定不是那贼人的同伙!”

    都是斗战经验丰富的老手,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修士修行,最重自知,如果对方出过手之后还不知道双方实力的大致差别,那这数百年的道才是真正白修了。

    他们一直在警戒,那陌生道人随身一晃,就脱出了他们的势压之圈,这份遁术已是极为了得;然后是同伴的漓龙出手,这可不是随便的出手,是水行意境下的禁忌之术!

    结果那人竟视若无物般的反手一剑,剑出之时,四人都感觉到了瞬间的心神动摇,这放在战斗中便是极大的破绽;以一对四,如若等闲,剑出无匹,锋锐不可挡,更操纵精微到剖修士里衣而不损皮肉分毫,这种控制力简直是闻所未闻,让人瞠目结舌。

    这样的修士又怎么可能是那贼子的同伴?剑修之锐,从不惧以少敌多,他们四个围上去,又能回来几个?

    这一剑,确实是羞辱,但也是无声的警告,再有下一次,恐怕彼此之间就真正无法收场,所以,拦住同伴的冲动才是最正确,最负责任的做法!

    大呼小叫的追将上去,那不是帮忙,那是掘坟!都是活了数百年的老妖怪,又怎么可能做这等没脑子的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