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北宋大表哥 -> 北宋大表哥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六百零四章 战前

第六百零四章 战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河间遂城,呼延守信提着鞭子,对着手下的一帮将士就是一顿狠抽,一边抽一边怒骂道:“平时都他娘的人五人六的,怎么一到战场就给老子熊了,你们不是看不起人家西北军吗,怎么全他娘被人家给揍趴下了……”

    呼延守信打的狠,骂的更狠,事实上这还是他来到遂城后第一次这么生气,但挨打受骂的将士却一个个低着头,连躲都不敢躲,也没脸躲,因为之前西北曹俣带着火枪军前来,也同样驻扎在遂城。

    两支火枪军早就彼此闻名,特别是曹俣的火枪军在西北屡立战功,把河北的火枪军给压得抬不起头来,偏偏河北军一向觉得自己对抗的是强大的辽国,而西北的党项与辽国相比,只是土匪山贼一流,根本上不得台面,所以他们也看不起西北火枪军。

    在这种情况下,河北火枪军就借机挑事,与西北火枪军较量了一下,呼延守信与曹俣虽然交情不错,但两人同为火枪军的主将,自然也想比试一下,结果西北火枪军凭借着丰富的经验,几乎是把河北火枪军压得打,呼延守信感觉自己的脸都快丢光了,同时也为自己这帮不争气的手下生气,这才又打又骂。

    “呦,守信兄这是在练兵吗?”正在这时,忽然只见曹俣笑呵呵的走进了营帐,看到这帮挨打的将士也不由得笑道,他们火枪军被调到遂城后,也直接与呼延守信的火枪军混编在一起,这次也是攻辽的主力之一。

    看到曹俣进来,呼延守信也不好意思再训斥手下,当即把这帮不争气的家伙全都赶了出去,随后这才向曹俣笑道:“不打不知道,以前我觉得自己练的兵已经相当不错了,却没想到仅仅只是一场演练,就让他们现原形了!”

    “守信兄也不必生气,其实和你说实话,你的这些兵训练的并不差,有些地方甚至比我们西北军还要强,只是缺少实战,确切的说是大规模的实战,所以在配合与协调上有一些问题,相信只要打上几场大仗,你手下的这些将士也绝对不会比我们差。”曹俣这时也正色道。

    曹俣并不是在安慰呼延守信,事实上呼延守信在练兵方面的确很有一手,只是河北这边承平日久,偶尔有辽军南下,数量也不多,根本不足以练兵,所以呼延守信的这些手下将士缺少实战经验也正常。

    听到曹俣这么说,呼延守信也感觉心中好受了些,当下也是哈哈一笑,随后吩咐送来酒菜,他与曹俣本就是好友,只是分开数年也有些生疏了,这次虽然比试了一番,但却把之前的生疏给打没了。

    “曹兄,李兄这次应该也给你写信了吧?”呼延守信亲自给曹俣倒了杯酒,随后这才开口问道。

    “不错,李兄写信叮嘱我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如果能一举拿下燕云的话,你们等人皆将永留史册,甚至还能在功绩上超过咱们的祖父!”曹俣这时也笑着端起酒杯品了一口道,虽然军中禁酒,但那只是在战时,平时他们这些将士在没事时都喜欢喝上几杯。

    曹俣的祖父是曹彬,呼延守信的祖父则是呼延赞,全都是大宋的开国名将,特别是曹彬,死后被追赠中书令、济阳郡王,谥号“武惠”,哪怕是以现在曹玮的战功,也不敢说超过自己的老子,至于曹俣更是差得远,不过他们还年轻,心气也颇高,一直以超过自己的祖父为目标。

    “哈哈~,李兄在信中也是这么说给我说的,而且他还说了,夺回燕云十六州只是第一步,甚至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直接灭掉辽国这个大敌才是最终目标,而这就要看咱们这一仗打成什么样了。”呼延守信这时也大笑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

    身为大宋的武将,他们平时虽然待遇丰厚,但地位却十分低下,连在军中都是束手事脚的,再加上大宋对外的策略,几乎很少有用兵的时候,而武将不打仗,自然也没有军功,这对于呼延守信这些满怀抱负的年轻将领来说自然是一种折磨,不过自从认识了李璋后,他们却似乎不用发愁没有仗可打了。

    “灭辽自然是我等武将心中最大的愿望,只不过辽国哪怕内乱,但依然不可小视,这次出兵收复燕云,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这点呼延兄你也要做好准备。”曹俣这时却是沉声道,他是参与过大仗的人,比呼延守信更了解战场上的残酷,所以对于战争他一向是抱着十分敬畏的态度,哪怕占据着优势也不会轻视任何敌人。

    “曹兄放心,我好歹也和辽人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自然知道辽人不好惹,否则以刘将军的傲气,也不会在上次议事时多次吩咐咱们要小心行事,绝不过小看了辽人。”呼延守信当即再次笑道。

    刘平早就到了河间府,前段时间更是召集他们这些人议事,也正是在那天,刘平才宣布了这次对辽用兵之事,而事先许多将领都被蒙在鼓里,只有像曹俣和呼延守信这些比较精明将领,才能从一些迹象中分析出朝廷的这次战略目标。

    听到呼延守信的这些话,曹俣也放心的点了点头,随后两人边吃边聊,主要还是聊一下即将到来的战事,前几天辽国的内乱爆发,刘平也命令全军做好准备,现在他们只等着刘平的一声令下,立刻就能杀进辽国境内,只是这道命令什么时候下达,他们也没有任何消息。

    其实不但是呼延守信了曹俣,整个河间府凡是参与攻辽之事的将领,这时全都在等着刘平的命令,毕竟这么好的机会,他们也全都在摩拳擦掌的等着立功,至少为自己挣一个荫庇子孙的爵位出来,毕竟大宋的爵位还是十分值钱的。

    与此同时,河间府城外大营中,刘平站在一座硕大的沙盘前,仔细的打量着沙盘上的地形,这种沙盘的制作之法是从武学中流传出来,并且很快得到了刘平这些老将的认可,而他眼前的这座沙盘则是按照宋辽边境的地形详细制作出来的,每一条道路、第一座城池上面都有标注。

    刘平手中拿着代表宋军的红旗,模拟着几路大军的行军轨迹,而另一边的郭遵则手拿蓝旗,他代表着辽军,应对着宋军的进攻,只是他手中能动用的辽军实在太少了,最后只能放弃外围的城池,然后集中兵力固守在析津府等几座大城之中。

    “士衡兄,你这三路大军压镜,我这边除了退守析津府外,再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不过析津府墙高城深,哪怕是有火器,也不是那么容易攻克的,万一你在析津府消耗了太多的兵力,恐怕就无力攻打西京大同府了,日后更难以轻易的打下整个燕云十六州。”最后郭遵放下手中的蓝旗笑道。

    郭遵是刘平的副手,而且他极为擅长骑兵做战,刚好辽军主要是骑兵,所以他在推演时一直扮演辽军的角色,只是最后的结果几乎差不多,每次都是被逼得收缩兵力,凭借着析津府的城墙固守,希望借此消耗宋军的兵力,甚至拖到宋军退兵,然后再尝试反击,这倒是与现在的耶律宗真有点像。

    刘平这时也放下了手中的小旗子,当下也皱着眉头开口道:“我也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才希望把更多的辽军消灭在析津府城外,只是辽军大都是骑兵,想要拦截他们实在太困难了。”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能够追上骑兵的也只有骑兵,当初赵振与党项大军在黄河边决战时,就派我的骑兵绕到后方偷袭党项人的大营,从而导致党项首尾难顾,最后不得不败退而走,这次不如也让我率领一支骑兵突袭,绝对能拦截住辽军,使得他们无法退到析津府去!”郭遵这时主动请命道,他是骑兵将领,最向往的就是能与契丹铁骑一决生死。

    刘平听到郭遵的建议也颇为心动,他这次攻打辽国本来就决定要速战速决,而骑兵刚好可以达成这个目标,再加上郭遵经验丰富,手下的骑兵也十分精锐,辽国骑兵对上他们也未必是对手。

    不过刘平最后却还是摇头否决了郭遵的提议道:“契丹人以骑兵闻名,虽然现在辽军主力被调走,但依然不能小视,以骑兵对骑兵还是有些太冒险了,而且析津府离的太近,万一你们拦截外围的辽军时,析津府派兵夹击,到时你们也会遇到危险,而咱们第一次对辽国用兵,第一仗必须要打得漂亮,这样才能树立起将士们的信心,所以绝不能冒险!”

    听到刘平这么说,郭遵也觉得有道理,虽然他之前打败了党项骑兵,但是对辽国铁骑也没有十分的把握,毕竟辽国铁骑的威名实在太重了,大宋立国这么多年,一直被辽国铁骑的威名压制的死死的,以前根本不敢有兴兵的念头。

    “士衡兄,那你准备什么时候下令?我估计下面的将领现在都快等不及了!”郭遵这时忽然再次开口问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