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明廷 -> 明廷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出狱

第一百一十五章 出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实没有与田尔耕打过交道,但深知田尔耕武人粗狂外表下的毒蝎心肠。

    他没有废话,直接道“周征云今天夜里放出去吧,这不是咱家的意思,是万岁爷的意思。”

    田尔耕眼神骤变,旋即想起了朝局最近的诡异莫测,终于明白,皇帝对周正不是一时的关注,这分明是要用啊!

    天启的意思,魏忠贤是不折不扣的执行,不会违逆分毫,依靠着魏忠贤的田尔耕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反对。

    但田尔耕还是故意沉默片刻,道“下官遵旨。”

    李实不喜欢田尔耕,与他对坐浑身不舒服,淡淡道“那带我去见他吧。”

    田尔耕面无表情,起身道“公公请。”

    李实端着架子,走向牢房深处。

    周转这会儿并没有睡,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依旧在想着很多事情。

    朝局的混乱不堪,人浮于事,高官们的人人自危,明哲保身,这样的大明,还有得救吗?

    明年继位的崇祯,是一个性格极端,做事急躁又偏听偏信,立志做圣君还刻薄寡恩的皇帝,这样一个人,在这样的局势下,如何能力挽狂澜?

    周正还是第一次想的这么深入,不由得有些出神,辗转难眠。

    突然响起的脚步声打断了周正的思绪,他转过头看向牢门。

    他这里很偏僻,往常没人来,灯光幽幽,拉长一条人影。

    田尔耕率先出来,周正看的神色微凛,他明天打算出去,田尔耕深更半夜来找他是为什么?

    接着,他就看到了李实。

    周正骤然警惕,心念飞转,披衣起身。

    田尔耕推开牢门,看都没看周正,道“公公请。”

    李实看着披衣坐起的周正,淡淡道“咱家要与周征云单独谈谈。”

    田尔耕这才看了周正一眼,表情如常,眼神却闪烁着如蛇般的阴冷光泽,又与李实一笑,这才转身离去。

    李实看着他走了,这才走入牢房,看着坐在床边的周正,瘦长的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淡淡笑意,道“你还真是命好。”

    周正虽然拿着李实的把柄,但也不能撕破脸,神色平静的道“说吧,怎么回事。”

    外人可能不知道朝局为何如此诡异,李实肯定能知道个大概。

    李实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周正对面,审视着周正道“简单来说,皇上注意到你,要用你。”

    “用我?”周正咀嚼着两个字,脸上没有掩饰疑惑。

    天启要用他?用他做什么?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七品监察御史,他这样的监察御史都察院有一百多个!

    李实认真的看着周正,忽然道“我们合作吧。”

    “合作?”周正眉头微动。他知道,宫里的内监与外廷大人们的关系是千丝万缕,但李实要怎么合作?

    李实挺直身体,道“有我在宫里,保你飞黄腾达。”

    若是其他人,有李实这样的内监合作,那自然欣喜万分,但周正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悦。

    废话,明年崇祯上台,你们这些阉党哪有好下场,不连累我就好了。

    “我要付出什么?”周正问道。

    李实看着走的表情,似乎想到了什么,冷笑道“你不会真的认为,你手里的把柄能控制我吧?”

    相对周正,李实太强大了,如果周正抛出了那些把柄,李实没怎么样,周家可能就一夜之间覆灭。

    周正自然知道他手里的东西只能威慑,抛出去一分不值,还可能互相毁灭,直言道“我对你的合作没兴趣。”

    李实盯着周正的脸,察觉到了什么,道“你不想与我合作?为什么?”

    周正自然不会告诉李实,明年你的主子魏忠贤就要凉了,跟你合作那不是自寻死路?

    “你来不会是为了告诉我皇上要用我吧?”周正不答反问道。

    李实眼神冷漠,看着周正漠然好一阵子,才淡漠的道“皇上要你出去。”

    周正神色不动,心里翻涌不止。

    天启要他出去?要他出去做什么?天启不会无缘无故的要用他,目的是什么?他出去能做什么?

    李实说完就站起来,眼神冷屑,道“你想好了派人告诉我。”

    说完,他转身就走。

    说到底,他与周正只是因为那份名单而制衡在一起,若是这种关系不能改变,迟早有一天,要么周正弄死李实,要么就是李实杀周正灭口。

    周正看着他离开,坐在床上,眉头开始慢慢紧锁。

    被天启关注不是一个好消息,并且,他眼下最重要的是应付李恒秉,外加现在的处境非常不好,只能希望不要再横生枝节了。

    周正思索着,猛的一抬头,就看到田尔耕已经站着牢门前,双眼幽冷,抬着头,一脸漠视的盯着他。

    田尔耕看着周正,道“你以为得到皇上的关注就万事大吉了?你知道去年死的那个杨涟吗?他是在移宫案中出力最多,有从龙之功,还算半个帝师,深受宠信,结果……一样死在这里!”

    说到最后,田尔耕的语气显得格外的自信,甚至是一种坦然,敞亮,还有一种快意。

    杨涟,周正自然知道,被污蔑贪污,在这北镇抚司狱中活活拷打致死。

    田尔耕这是明显的警告,语气中没有掩饰那一缕缕杀机。

    周正秉着一口气,道“你想说什么?”

    田尔耕站在门口,道“我要告诉你,记得我交代你的事情,如果做不好,即便皇上注意到你,我一样能让你死。”

    周正站起来,沉吟片刻,嗯了声,道“马上就要过年了。”

    过年后,就是天启七年了。天启七年,你就要你了。

    田尔耕自然听不懂周正的话,目光冷冷的又看了周正一眼,转身离开,出了周正视线,伴随着干脆利落的脚步声,他的声音传出来“你可以走了。”

    周正右手紧紧的捏着衣角,好一阵子,长长吐口气。

    所谓的朝堂险恶,朝堂之外也没有净土。

    周正整理好思绪,简单收拾一番,便出了牢门。

    门外有魏希庄安排的那个校尉,一脸陪笑道“周御史,小人送您出去,那个什么,真的不是小人不尽心……”

    周正嗯了声,道“不怪你。”

    这个校尉连忙道“谢周御史体谅,以后有用得着小人的地方,周御史尽管直说。”

    周正随口接了声,沿着黑暗的通道向外面走去。

    出了这北镇抚司狱大门,外面一片漆黑,还有阵阵寒风。

    周正浑身一冷,连忙裹紧衣服,抬头看着四周的一片黑暗,周正又深深吐了口气。

    出来了。

    这个校尉瞥了眼四周,低声道“周御史,现在应该没人盯着了,您尽快回去吧。”

    周正转头瞥了眼这座平凡无奇又尸骨累累的诏狱,幽深黑暗,如同一头蛰伏的怪兽,长大血口,随时都会择人而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