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齐欢 -> 齐欢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转机

第一百五十四章 转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许昌荣强作镇定,用看似平静的口吻道“这不就是火铳,只不过有些略微的区别罢了。”

    他抬起头只见宋成暄那双幽深的眼睛望着他,目光中仿佛带着一抹笑意。

    那是轻视和不屑,许昌荣一怔,怒气上头,刚想要发作,宋成暄的神情又恢复如常,仿佛古井般平静,没有任何的波澜。

    许昌荣怀疑自己方才是不是看错了。

    宋成暄道“诸位大人可见过佛郎机的船队?早些时候佛郎机使节来大周,船尾装有此炮。”

    佛郎机的船队与这又有什么关系。

    宋成暄道“看来大人对此并不了解,难怪提起走私硝石并不着急。”

    许昌荣皱起眉头“谁给你的胆子,敢这样冲撞上峰。”

    宋成暄脸上却不见半点的惧意,他看向不远处的书隶,三法司会审,任何与案情相关的都会被记录在案,朝廷留他在京中的意图,就是要他说出与海盗、私运相关之事。

    皇帝如果无意惩戒张家,也就不会将他留在这里,张家以为把控了一切,让许昌荣为所欲为,殊不知今天审案的人当中,必然有皇帝的亲信。

    所以他在这里畅所欲言,才正是皇帝想要看到的。

    宋成暄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测,故意停顿片刻,目光扫向角落里的书隶,那书隶记录完手中的文书抬起头,脸上的神情沉稳而谨慎。

    宋成暄心中微微一笑,挪开了视线,就是这样的小官才不会引起张家的注意,说到底无论是张家还是顺天府、刑部、大理寺,甚至安义侯,皇帝都不相信,皇帝只会吩咐书隶事无巨细地记清,自己来判断真伪。

    皇帝除了在这里安插了人手,是否还有其他另外的安排?

    宋成暄脑海中刚要浮起那个熟悉的身影,他立即将自己的思绪拉回,安义侯府的事与他无关,他也不会去为他们费神,她想必早有自己的主意,而他也有自己的章法,有共同利益时不妨合作,陷入危险也不互相牵扯,形同陌路,他早有此意,而她也做的让人无可挑剔,他应该夸赞徐清欢是个聪明人。

    宋成暄淡淡地接着道“这种火器与我们用的火炮有些区别,它配有子母铳,子铳用来发射火药弹丸,火药弹丸发出之后,立即装填另一个子铳,这样一来就可以不停的发射出弹丸,这种佛郎机用好了必然杀伤力很大。”

    许昌荣嗤笑一声“无稽之谈,我大周的火器那种小国怎能及得上,若这佛郎机果然厉害,可曾有人用此炮犯我大周?”

    宋成暄道“佛郎机无战我大周之意,就算他们来犯,他们的将士并不善战,光靠火器不能致胜。”

    “那就是了,”许昌荣道,“既然如此,你说这些又有何用?我们是在论案情,你却提起这什么佛郎机火器,简直不知所谓。”

    宋成暄并不理会许昌荣的言语,接着道“佛郎机不足为虑,倭人呢?倭人善战,又与海盗勾结,只靠单桅船就能屡屡登陆骚扰百姓。”

    许昌荣道“这与私运硝石有什么关系?”

    宋成暄微微眯起眼睛,许昌荣这样的官员不知靠的什么身居高位“若是他们再有这种佛郎机炮会如何?

    海盗大量收买硝石,大人以为是作何用处?”

    许昌荣登时哑口无言,半晌才道“你怎知这硝石就是倭人所买?就算是倭人买了,你又怎知他们还有这佛郎机。”

    宋成暄微微仰头“许大人又怎知不是?若果然如此,倭人的大船突然出现,大人可知会有多少人丢掉性命,朝廷每年花费的军资、人力物力,就要败在这一点私利上,不止如此,大战带来的危害,又要用多少银子去填补才能恢复如初。”

    说完这些,宋成暄微微躬身“只盼各位大人早些查出实情,亡羊补牢为时不晚,这样才不负皇上重托。”

    许昌荣后背的汗打湿了身上的官服,他以为今天问案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占据上风,却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招讨使竟然将了他一军。

    许昌荣不安地动了动身子“私运重要,魏王谋反案也重要,如果真有人暗中谋事,借此机会大动干戈,你们谁能承担得起?内忧外患哪个都不能大意。”

    这一次宋成暄没有反驳,而是躬身道“大人说的是。”

    李煦站在那里看着宋成暄的一举一动,许大人显然已经落了下风,尤其是最后一句话“内忧外患哪个都不能大意。”

    这话说的没错,不过这个“内忧”指的是谁?

    所谓的魏王余孽,还是想要一手遮天的张家。

    张家私运为的是一己之利,损害的是大周的利益,被朝廷发现之后,张家不但没有悔过的意思,还妄图一手遮天。

    三法司会审是皇上在朝会上的决定,如果皇上都斗不过张家,那么这江山又到底是谁家的。

    有时候赢就是输,输才是真的赢,宋成暄已经搬出了可能会祸国殃民的大战,张家还毫无惧意,那么张家就是真真正正的祸患。

    宋成暄站在这里说出这样一番话,是与徐大小姐事先商量好的?安义侯府这样危机的时刻,两人若仍旧联手,那是不是代表安义侯有意将宋成暄做乘龙快婿。

    果然如此也没什么惊讶的,宋成暄其人也算有勇有谋,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安义侯府看上他合乎情理。

    李煦忽然想到徐清欢对他的防备和拒绝,父亲第一次上门,她如同对待仇敌般半点不留情面。

    她如此聪明、冷静的人怎会如此。

    直到现在他依旧没有找到答案。

    “大人。”衙差上前与黄清和耳语几句。

    许昌荣看过去“出了什么事?”

    黄清和禀告“仵作找到了被江知忆挪走另行安葬的尸身。”

    照江知忆的说法,挪走的尸身是聂夫人和孩子的。

    黄清和道“那些尸身和江知忆所说大部分相同,只是多了一根小臂骨。”

    许昌荣道“那有什么奇怪,过了那么多年,尸身挪来挪去有些出入也很寻常,再说那江氏的话本就不足为信。”

    黄清和仿佛陷入了思量“多出来的是个孩子的臂骨,那天晚上还有个孩子一起被烧死,可不知什么原因,有人挪走了孩子的尸骨。”

    究竟是什么原因独独挪走那孩子的尸骨,这样做的人在遮掩什么?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