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大明铁骨 -> 大明铁骨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316章 谋略(第二更,求支持)

第316章 谋略(第二更,求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谋略乃被谋略国家自身之罪”。

    四个多世纪之后,这句话为世人所熟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句话贮藏着什么含意,而在17世纪晚期,即便是第一个说出这句话的人也不知道,这句话的背后又是什么含义。

    一个鞑靼人!

    在土耳其,鞑靼人很常见,在土耳其人的军队中,一向都离不开鞑靼人的轻骑兵,他们既为土耳其大军提供戒哨,同样也要为大军提供粮草——四处出击,就地取粮。也正因如此,在奥斯曼帝国,鞑靼人享有一定的地位。

    不过,对于巴尔干地区的人们来说,在这里却很少见到鞑靼人。所以当一直肤色稍黑的鞑靼人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总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不少人都警惕的看着他,看着这个来自异乡的鞑靼人。

    不过,一个鞑靼人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当地基督徒的恐惧,甚至,一些好事者,还盯上了这个鞑靼人,不过,他们显然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在这个国家,任何一个天方教徒被杀,都会导致数十个基督徒被死。

    残暴并不能解决问题,但却可以威慑所有人。让人们不敢轻举妄动,几乎每天,都有人迫于压力改变信仰。但更多的人却坚持着信仰。

    看着路边那些人投来的目光,田经远只是默默的观察着他们,在过去的半年中,他一直在希腊、瓦拉几亚、摩尔达维亚等地游历,当然,并不是以大使馆人员的身份,而是冒充鞑靼人的身份,毕竟那些的鞑靼人——也就是当年留在欧洲的蒙古人,相貌与明人相近,至少欧洲人是分辨不出来的。

    越是深入这个看似强大的国家,田经远的内心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与渴望,他所看到并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座火山!

    一座随时有可能喷发的火山。

    “,所欠缺的只是时机而已……”

    正当田经远的心里这么思索着的时候,路边有人冲他喊道。

    “鞑靼人,你过来一下。”

    顺着声音看去,田经远看到一个衣着华丽的,穿着土耳其式长袍的人,从衣着打扮上来看,应该是一名本地的行政官员。

    按照天方教徒的规矩行礼之后,田经远就邀请到路边的咖啡馆里喝咖啡,在喝着咖啡时,埃芬蒂一直在打量着眼前这个鞑靼人。

    “鞑靼人,你来自什么地方?”

    “回老爷的话,我来自克里米亚。”

    田经远用流利的土耳其语回答道。

    克里米亚是奥斯曼的附属国,多年来一直向奥斯曼提供大量的骑兵。

    “哦,克里米亚,我知道那里,在军队中的时候,我曾经认识几个和你一样来自克里米亚的朋友们,我曾听他们说过,你们除了打仗之外,就是前往东欧捕捉异教徒奴隶,你们把这称为“草原的收成”是吗?”

    “老爷,那只是主赐给我们的收成而已……”

    一如所有的鞑靼人一样,田经远笑着回答道。

    “如果没有那些奴隶,我们又怎么向皇帝进贡呢?我这里来,就是随同奴隶船过来的。”

    从克里米亚汗国建国以来,其中一个收入来源是前往东欧捕捉斯拉夫人,特别是乌克兰人与瓦拉几亚人(罗马尼亚)奴隶,称为“草原民族的收成”。直到现在仍然保持着与奥斯曼帝国及中东庞大的奴隶贸易。卡法是其中最著名也最重要的奴隶市场,把奴隶从这里运输到各地贩卖是汗国重要的收入来源。许多鞑靼人甚至是以此为生。

    “确实,这确实是主的恩赐。”

    随后两个人聊了很多,等到中午的时候,埃芬蒂甚至邀请田经远在他的家中用餐,在用餐时更是煞有兴致的听他讲着游历时的经历,直到傍晚的时候,在礼貌的拒绝了埃芬蒂邀请后,田经远才离开了他的家。

    骑在马上的田经远,离开了小镇后,就沿着山路继续前行,他并没有因为天色已晚,而选择留宿在镇上。

    “他们跟过来了!”

    从进入这个镇上的时候,田经远就感觉有人在跟踪自己,他之所以会在傍晚时离开,是因为在埃芬蒂那里,他得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在本地,有异教徒的抵抗。事实上,在巴尔干,基督徒的抵抗从不曾停止过。

    “出来吧!”

    从腰中抽出弯刀,田经远对着树林喊道。

    只不过,这一次,他用的并不是土耳其语,而是塞尔维亚语,作为派驻奥斯曼的军正,他不仅会说土耳其语,还会说鞑靼语,至于塞尔维亚语,则是在过去的半年中学会的。

    在他的话声落下时,十几个本地人提刀提剑的走了出来,他们盯着这个鞑靼人,从他进入城市后,他们就盯上了这个“异教徒”。

    “我要见彼得彼得洛维奇!”

    面对这些塞尔维亚人,田经远直接了当的说道。

    “鞑靼人,我们不知道宝彼得彼得洛维奇是谁!”

    当然没有人会说他们认识彼得彼得洛维奇,因为他是一个抵抗者,他一直在山区中抵抗着奥斯曼人,当然,在奥斯曼人的眼中,他是一个强盗。

    “你们可以带我找到他。”

    说话时,田经远扔出了一个东西,那是贝尔格莱德主教给他的信物。

    “有人告诉我,凭它可以找到彼得彼得洛维奇。”

    三天后,田经远来到了位于一座山谷,这里正是彼得彼得洛维奇的营地,不过只是临时的营地,营地中有几百外强盗,在过去的几年间,他们不断的杀死土耳其人,不断的袭击市镇,在土耳其人的眼中,他们是一群强盗,可是在塞尔维亚人的眼中,他们却是一群英雄。

    “我不知道你想要干什么,但是,你已经看到了,我这里,只有这么几百个人……”

    彼得洛维奇回头指着营地中的那些人,然后对面前的这个明国人说道。

    “很抱歉,我并不能给予你任何帮助,抵抗土耳其人,是每一个基督徒的责任,但正像土耳其人说的那样,我是一个强盗,杀死几个土耳其人,抢走他们的财产,也就如此了,如果要进攻他们的城市,很抱歉,那根本就是去送死,即便是他们与土耳其人之间怀有仇恨,也不会那么做的,毕竟,谁不愿意去送死。”

    彼得洛维奇的拒绝,并没有让田经远感觉到气馁,他只是笑着说道。

    “彼得,这个名字是基督徒的,你刚才说,抵抗土耳其人是基督徒的责任,因为你知道,土耳其人来到这里之后,他们就用免税、充当政府官员等诱惑,诱使很多塞尔维亚人改变信仰,当力量对比上,他们是弱势的时候,他们会用这种歧视性的方法诱使你们改变信仰,可等到他们的人数占据相对的优势时,他们又会干什么呢?他们就对异教徒的大规模打击,要么让其改变信仰,要么就全部杀掉。我想,这才是你们抵抗的原因。”

    奥斯曼为什么是一堆干柴,正因为激烈的信仰矛盾,这也是田经远会坚定不移的推行“谋略”的原因。

    “先生,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奥斯曼人,我们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要么做为顺民,一百年后,我们的儿子女儿改变信仰,要么作为强盗,自由自在的在大山里奔走,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死去,但至少,我们死去的时候是自由人。”

    彼得洛维奇的语气平静,对未来没有丝毫的恐惧。

    “那么你们的子女呢?”

    盯视着彼得洛维奇,田经远说道。

    “现在你有机会改变这一切,相信我,或许欧洲人无法阻挡土耳其人,但是我们可以,在我们的帮助下,你们同样也可以……”

    田经远的语气中带着诱惑,他一直在到处奔走,当然,他并不是为了这些基督徒的自由,他需要什么呢?

    他需要点燃一堆烈焰,毕竟,只有当这里的烈焰熊熊燃烧的时候,奥斯曼才会自顾不暇,埃及才有可能获得独立,而大明才有可能有得到自己所需要的运河。

    换句话来说,这些塞尔维亚人的将来,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所需要的仅仅只是煽动他们发动起义,让这片地区燃烧起来,让奥斯曼人无力顾及发生在埃及的起义。

    为了达到一个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可以牺牲一切!

    而这些人,正是牺牲品。

    当然,彼得洛维奇这些人并不知道,他们压根就不知道,从一开始,自己就注定被牺牲了。在田经远的劝说下,彼得洛维奇与山区里的那些强盗、匪徒一样,慢慢的倾向于起义,但最后,他又不无担心的说道。

    “可是,先生,现在土耳其人在这里拥有很多军队,我们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他们很快就会被调离,现在土耳其人正准备进攻维也纳,他们会把这里的军队全部调往前线,而那时,就是你们的机会,是整个基督世界的机会!”

    至少,这场起义,总有助于维也纳的基督教守军吧……

    当然,更有利于埃及的起义!有助于大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