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霸宠成瘾:冷面Boss饶过我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作者:执葵  |  字数:3954  |  更新时间:2019-08-08 19:37:01 全文阅读

走出酒吧,摘掉面具,却没见到轩,他总是来匆匆,去匆匆,没想到的是,他也会穿正装,也会跳舞,一头黑色短发,显得他成熟稳重。

“别看了,那个帅哥早就走了,你爱上他了?”冷羽取笑。

“冷羽哥,你不开玩笑会死吗?”星若瞪着他。

“呵呵,行,那你总得告诉我你的男朋友是谁?他干嘛的?”

“别问了,我不想说。”星若之身一人向前。

“哎,说说嘛肯定有对吧!”冷羽追上去。

“别问了,求你了。”

“不行,快说!”冷羽蛮横的揪住星若耳朵。

“痛死了!放手,是个医生啦。”星若委屈。

“真的假的?”

“爱信不信!”星若痛苦捂着耳朵,不在搭理冷羽。

“哎!星若!你慢点。”

两人打打闹闹有说有笑的离开,动作亲昵,更像一对情侣,轩呆呆的看着星若离开,一阵心酸。

“江星若,你在撒谎,你说的一切都是谎话。”轩紧紧地攥着拳头,气愤,明明身边就有很多人,居然还口是心非的说没有朋友,什么纠结不安,他根本不会在乎自己,是自己太天真,这么晚还和别的男孩在一起,这似乎已经不是星若,早该想到,阿萨的姐姐又能纯洁到哪去?

插着口袋孤身一人走在空旷的大街,微风滤过,感觉很冷,其实是心冷,因为星若,本来渐渐要融化的心反而越来越冷,甚至冷的刺骨的疼。

星若回到家,和往常一样,阿萨一人守在电视机旁,漫不经心的玩弄遥控板。

“还没睡啊?”星若淡淡的坐往阿萨身边。

阿萨一声不吭,将星若视为空气,在她心里,始终都认为轩的冷血无情,都是因为星若,她永远忘不了轩吻着自己却叫着星若的名字,还有婚礼那天,轩抚摸着星若额头,流露的真挚情感……

“你这几个月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和我突然这么疏远呢?”星若叹气。

“没事,我心情不太好,可能是怀孕的原因,你别介意就是。”阿萨冷漠,十分专注的盯着电视。

星若转身默默地倒了一杯水。“我今天,遇到了两个人……”

“在医院你哪天不会遇到人?”阿萨冷漠。

“我不是说在医院,你还记得小时候冷羽哥哥?我今天有见到他。”星若欣喜,奇怪的是,阿萨却面无表情。

“怎么,你不记得他?他是你哥哥啊?”

“一直没回家,对他没什么印象,他现在过得好么?”阿萨沉闷。

“还是和以前差不多,不过长得很帅。”星若满足。

阿萨嘴角扬起一丝冷笑。“他能有轩帅?”

星若笑容渐渐僵硬,随之沉默,对啊,在她心里,轩才是无与伦比的美丽,没有轩,就像丢了全世界,生活失去色彩。

“另一个人是京吧?你说很久没见过他了,是吗?”阿萨不经意的猜测。

星若忽然顿住,说是轩,她会是什么反应,不顾一切的去跑去找他?

“怎么了?”阿萨忽然看向星若。

“是啊,是京,我洗澡睡觉了。”星若慌忙逃开,她知道从自己嘴里说出轩的消息,后果会是多么的严重。

清晨,太阳升起,世界笼罩着一片薄雾,明亮的阳光均匀的撒射在这座城市,尽显温馨炫目,医院输液室里,和往常一样,星若细心的为病人输液,或许是昨晚没有休息好,也或许是想了一晚上的轩,此刻眼睛一片灰蒙蒙。

“怎么回事”星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整理着推车上的用具。

“怎么啦?没有休息好吧?”静美拿着换下的吊瓶靠过来。

星若长舒一口气。“也许吧,我去洗个脸,清醒一点。”

“好,那我先过去了!”静美说完笑着走开。

星若将推车放往墙边,往洗手间走去,室内空无一人,护士小刘走进来,狠狠的看着墙角放置的推车,嘴角扬起一丝可怕的坏笑。

输液室内人员爆满,星若忙得焦头烂额,刚好碰上流感季节,护士站人员越来越紧缺。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无精打采的坐在那里,他是林爷爷,也是因为流感不得不输液,星若一直在忙碌,旁边的青年焦急起来。“还有没有人啊我们都等了很久了。”男青年叫嚷。

“叫什么,还没到你呢”忙碌的静美一脸不悦。

“你们怎么安排的,后来的都已经输上了!”

见此状,星若急忙走过去。“对不起,确实让你久等了,林爷爷,对不起哦!”

林爷爷淡笑:“没事,这么多人,忙不过来很正常!”林爷爷到是通情达理,可是旁边的男青年就不那么认为。“我们都来了这么早,等到现在,就不能快点嘛!”

“是是是,马上马上!”星若沉闷的叹气,谁又不想快点!

扎带,穿透血管,打好针,星若又在忙着要换下的药水,推着一车的药水瓶子,几乎已经精疲力尽。

调配室内,静美拾捣着推车上的瓶子 ,说道:“星若,今天京医生有来上班,你看到没?”

星若愣住,来上班居然也不打给自己,难道在他心里自己就那么不重要?

“你们吵架了吗?怎么最近看你们都不太一样?”静美关心。

星若低着头一句话都没有说,默默地拾捣着推车。

“医生!医生!快来!”输液室忽然传来急促的呼喊。

星若一愣,丢下东西,往输液室内跑去,只见林爷爷浑身冒着虚汗,面色苍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从一输液就气喘不停,这是怎么回事?”男青年一脸着急。

静美急忙关掉输液管。

“林爷爷,你怎么了?”星若担心。

“星若,我去找医生来看看!你先守着。”静美说完,急忙离开了。

“别急,医生马上就来了。”星若忧心的抚摸着老人胸口,安慰。

“到底怎么回事,我爷爷怎么会?”男青年焦急,不仅如此,输液室内所有人都开始人心惶惶。

“会没事的。”看着林爷爷痛苦,她的心揪着,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以及其他人。

“医生来了!!”静美奔进来,只见京带着另一位医务人员跑了过来。

京蹲下身,看着星若问道:“这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星若不安。

京拿出听诊器,翻开老人眼皮,开始惊慌。“快点通知急救室,快点!!”

霎时,整个输液室像炸开锅的蚂蚁,医生护士们东奔西跑忙得不可开交,京将老人抬往担架,往急救室推去,看着消失在走廊的老人,星若脑海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样……”星若瘫软在地。

街道上,车子进而有序的穿透在轻雾中,车水马龙,一片喧嚣。

阿旺在厨房忙碌着,他要精心的准备好一顿早餐,一顿和安娜两个人的早餐。

床上,安娜睁开眼揉揉眼睛,晕晕沉沉,看着一丝不挂的身体,还有床头阿旺的照片,她吃惊,难道昨晚和自己缠绵不休的是阿旺?

“这是哪里?”安娜爬下床穿好衣服,走出房门便闻到一股香味,厨房里,一个熟悉的背影来回穿梭。

“阿旺!”安娜惊讶,原来真的是他。

“你醒啦?怎么不多睡一会呢?”阿旺微笑着将煎好的鸡蛋倒入碗内,动作是那么熟练。

“我们昨晚上?”安娜低声。

“昨晚你喝醉了,不知道你家在哪里,所以就自作主张的带来我这里了,好些了吗?”阿旺走过来。

安娜不自在的低下头。

“走,我给你做了早餐,试试!”阿旺笑着推着她坐往餐桌,转身从冰箱拿出一盒牛奶,解下围裙,坐在安娜对面。

“昨晚上……”安娜吞吐。

“对不起,昨晚的事情都怪我,是我趁人之危,你知道我喜欢你,你不想记得就忘了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阿旺坦白。

“阿旺我……”安娜皱眉,她放不下轩,更没有做好接受阿旺的准备。

“你别不开心,我喜欢你是我的事,别把它当成你的负担,昨晚的事情我也不会说,我只要像这样静静和你吃个早餐就够了。”阿旺笑的牵强。

“谢谢你。”安娜轻轻抿了一口牛奶。

阿旺默默地看着她,她真美,一双极具魅力的眼睛,让人深陷不已,就连喝牛奶的样子都是那么迷人。

“对了。”安娜忽然抬头。“你知道mike都和谁走的比较近吗?除了浦萨还有谁?”

阿旺呆住,没想到,她还是放不下。

“我在问你话呢?”安娜有些不悦。

“这个,我不太清楚。”阿旺推脱。

“你是他最好的朋友,除了你,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的。”安娜坚定。

阿旺低头的喝了一口牛奶,没在说话,她还是心心念念着轩,仿佛自己就是隐形人。

你不是说爱我吗?你难道不希望我幸福?你就说,是不是江星若?轩是不是在和江星若纠缠?”安娜猜疑。

阿旺低头不语。

“阿旺,告诉我,是不是江星若她们两个?是不是?”

“是她们又怎么样呢?你别再做傻事了好不好?你又能改变什么?”

“为什么连你也这样说?”安娜认真。“不,轩是我的,她们谁也不能抢走!!”

阿旺默默地看着她,哀伤,感情真伤人,最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却说着如何爱别人……

“阿旺,你对我的好我一直记在心里,你放心,我不会像上次傻,不会给你们找麻烦,我现在有我的方法。”安娜得意,她要让和她抢轩的人,付出惨痛代价。

良久,阿旺叹了口气,离开了。

急救已经进行两个小时,守候在门口的星若坐立难安,庆幸,静美依然对她不离不弃。

“江护士,如果我爷爷有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就此罢休!”愤怒的男青年指着星若鼻子。

“你说什么呢?我们星若做事一向勤勤恳恳,从来没出过错!”静美不服。

“我爷爷只是感冒,怎么一输液就变成这样,你敢说不是打错了针?”男青年气愤。

星若暗暗落泪,不知道确切原因,可老人确实是在输液后出现这些症状,这一点,她无法推脱。

“你们最好祷告他平安无事。”男青年面色凶狠。

“事情已经发生了,吵有用吗?还是安心等待他出来吧。”静美一脸不麻烦。

男青年冷哼两声,勉为其难的坐了来。

“静美……”星若忧心害怕,她从未出过这种状况,真的到来时,瞬间没了面对的勇气。

“我知道,你搭配的药水从未出过问题,肯定是另有原因。”静美安慰。

“我现在只希望爷爷可以脱离危险。”星若看着急救室,暗暗祈祷。

终于,急救室门开了。

“怎么样”星若拥上去,医生不慌不忙的摘下口罩,长舒一口气。“还好,发现的及时,已经没事了!马上可以转到普通病房。”

“太好了。”男青年脸色渐渐变得温和。

“真的吗?他没事了?”星若欣喜,心里的巨石终于可以落下。

“星若,他没事,不过,你可要有事了。”医生叹气。

“我……”星若惊愕住,原来,真的是药水问题。

“京还在后续整理,马上就出来了有事情你去问他。”医生说完,往更衣室走去。

手术门打开,京推着病人走出来。

“爷爷!”男青年奔上去,心疼的看着自己的爷爷,林爷爷带着氧气罩,安详的躺着。

“还好,他没事……”星若默默流泪,真庆幸,否则死一千次都难逃其咎。

京摘下口罩,默默的看着星若,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没说,推着病床消失在走廊。

“京……”星若伤心,他一定对自己很失望。

“别担心,会没事的。”静美轻轻的楼着星若肩膀。

捧场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目录 书架 书页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