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炮灰来袭:嫡女,黑化吧! > 正文
第九章 你跟淮南王府世子到哪一步了?
作者:酒心汤圆  |  字数:2637  |  更新时间:2019-06-06 20:53:30 全文阅读

奉凌汐晕乎乎地坐上安国侯府的马车,手里还抱着福安公主赏赐的,装有东珠的匣子。

她此时已然顾不得奉凌羽暗暗射来的冷厉目光,脑海中正不断索绕着不久前在秋菊宴中晏衍唤她卿卿后的场景。

以及福安公主对她露出姨母般微笑的情形。

奉凌汐现在只想双手掩面长长的哀叹一声,她很明白,福安公主对她露出善意,是因为晏衍有厌女症,可现在却表明了亲近她。

不过在公主的心里,应该也只是想让她做晏衍的妾罢了,她现在怕福安公主去宫里说一声,弄个口谕就一顶小轿把她从安国侯府抬到淮南王府晏衍的院子里。

奉凌汐叹息,最头疼的是,好像她惹到了那个手段狠辣的淮南王府世子了!

一想起晏衍从喊了她卿卿后,便在她耳边声音暗沉地说了一句让她一想起就毛骨悚然的一句话“你乖乖的,等本世子去找你。”

奉凌汐猜得出,晏衍是想要知道浪里白的事,更想知道,她为什么对远在千里之外,杀人不眨眼的水匪头子这么熟悉?

她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难道说,这一切是上辈子你晏衍世子历时两年才抓到浪里白的线索么?而浪里白所有的事情在他被砍头后就被人们传遍了大街小巷,她才知道的。

至于晏衍说他会来找她,更让奉凌汐焦灼了。

她住在哪里?安国侯府的深宅后院。晏衍若是想来就来,岂不是真要让她做妾不成?

奉凌汐十分头疼,她在想,若是时间可以倒流,她一定不会招惹晏衍。

就在奉凌汐一脑袋官司的时候,一路沉默的邵氏神情有些为难,分外严肃地看着她,迟疑半响才开口问。

“你跟淮南王府世子到哪一步了?”

奉凌汐:……

奉凌汐凌乱,晏衍叫她叫得那么亲热,娘亲不会觉得她和晏衍早已珠胎暗结了吧?

顿时,奉凌汐身上一阵恶寒。

邵氏的出身,是以诗书传家的邵氏嫡支,平时最讲究道德礼教,邵氏愁得慌,虽然庶女没有养在自己的膝下,但是若做出了蒙羞之事,她这个嫡母还是难辞其咎。

“母,母亲,没有的事。”奉凌汐回答得磕巴,双颊爆红。她除了做阿飘那会因为好奇跟过晏衍一段时间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相遇……

邵氏探究地盯着奉凌汐的眉眼看了会,想要继续说教一番,却又觉得庶女跟自己隔了一层,终不好说得太多,怕遭埋怨。

可这一幕落在奉凌羽的眼里,眸底却闪过一丝厌恶之色,她觉得邵氏对她一点都不好,管她管得那么严,总是爱什么都管,管到她恨不得换一个母亲才好!

奉凌汐本来正担忧着晏衍来找她的事情,不经意间蓦然看到奉凌羽看向邵氏时那种冷若冰霜,厌恶至极的目光,顿时生生打了一个激灵,心中的危机感顿生。

她又想起上辈子娘亲被奉凌羽毒死的场景,恨意便控制不住地油然升起。

奉凌汐沉默地攥紧拳头,暗暗告诉自己这辈子一定要护好家人……

看来要往渡生观走一趟了。

上辈子她做了阿飘十年,眼睁睁看着奉凌羽让她那厉害的奶娘把安国侯府中人一个个都毒害死,她还以为没有人能制得住奉凌羽那既会毒又会武的奶娘时,徒然京郊的渡生观来了一个高人,那人医武极高。

可惜的是那人只把奉凌羽的奶娘斩杀了,却没有动奉凌羽一分一毫。

自重生以来,奉凌汐便心心念念的想要找到那个高人。

不过当初是十几年后那个高人才出现,现在也不知道在不在渡生观中。

奉凌汐孺慕地看向正给奉凌羽整理衣裳的邵氏,决定明日一定要启程跑一趟渡生观寻一寻那位前辈,若是可以,她想跟前辈学点本事,也不知道那位前辈愿不愿意教?

“三夫人,到了。”

随着马车夫一声禀报,安国侯府的马车稳稳地停了下来,车门外早已候着的粗使丫头上前打帘。

奉凌汐等邵氏先下后,最后一个下来的。

她刚一落地站稳,徒然感到一阵香风扑面而来,她的一双手便被一位长着柳叶眉,杏仁眼,杨柳细腰,身着艳丽裙服的美艳妇人紧紧攥住了。

甄姨娘!

奉凌汐瞳孔紧缩,眼神深幽。

甄姨娘被奉凌汐这一记目光看得倏然心底一惊。

之前她收到奉凌羽传来的消息,说奉凌汐最近有些不对劲,她是不相信的,都磋磨了十三年了,跟个木鸡似的,就算变,能变到哪里去?

顿时,甄姨娘腾起一股怒意,心底暗暗骂道:“小贱蹄子,反了天了!竟然敢用这种眼神看她!”

奉凌汐骤然感到甄姨娘尖利的指甲挪到了她细嫩的手腕上,这种场景多么的熟悉啊!

以前甄姨娘稍微不顺心了就会暗地里狠狠的掐她,恨不得揪掉一块肉的毒辣。

偏偏以前的她是个蠢的,认定姨娘不容易,所以柔顺地咬紧牙关,耷拉着脑袋强忍着,默默等着姨娘发泄完。

可现在奉凌汐可不傻了,她双眼一眯,手速极快地先下手为强,在宽大的袖子遮掩下掐住甄姨娘的皮肉,然后狠狠地拧了一把,先手一些利息。

甄姨娘被ning懵了,甚至忘了疼这回事,见鬼一样瞪着眼前的奉凌汐。

——这还是木鸡小贱人吗?

等更大的怒火要把甄姨娘彻底焚烧的时候,骤然,奉凌汐脸色一变,她放开了甄姨娘,秒变泪眼朦胧,一脸苍白,踉跄着不断后退,带着哭腔求饶道。

“甄姨娘,凌汐知道错了,不该去赴什么秋菊宴的,求您别掐凌汐了!凌汐以后不敢了……”

“你——!”甄姨娘怒极!她都还没掐呢!反倒是自己的小手臂上的嫩肉被这个死丫头掐得火辣辣的生疼。

怒火中烧,简直太怒火中烧了!

一直以来都顺风顺水的甄姨娘已然忘了这是侯府大门,她扬起了巴掌。

就在这一巴掌将要扇下去的时候。

骤然,一道苍老却威严的声音,带着怒意大吼一声:“你给老身住手!”

这一幕变化得太快,一起回来的邵氏和奉凌羽甚至都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老夫人一脸怒气冲冲的,在蔡嬷嬷的搀扶下健步如飞地赶来。

“祖母——!”

奉凌汐娇弱悲戚地扑倒在老夫人脚下,抱着老夫人的双膝,声泪俱下,此时她无需去演,只需想起上辈子的遭遇,整个人便能肝胆欲碎的哭到晕厥过去。

奉凌汐第一次跟老夫人这么亲近,这种完全依赖的神情让老夫人心中泛起了涟漪,加上蔡嬷嬷带回来秋菊宴上的消息,老夫人的心底对奉凌汐渐生了怜惜。

她俯下身子,伸出手抚着奉凌汐的头,内心柔软了许多。

倏然,老夫人的视线凝在了奉凌汐露出来的一节皓腕上,这……

尔后,老夫人凌厉的眼神盯向不远处,正有些忐忑的甄姨娘身上,冷着声音质问:“甄姨娘,这是怎么回事?”

老夫人可是记得刚才奉凌汐惊恐地问甄姨娘为什么掐她的画面,她再看到奉凌汐露出的手臂,那些密集的淤血印子,整个人便怒不可遏了!

六丫头再不好,也是安国侯府的血脉!岂能让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姨娘虐待?

甄姨娘想不到自己折磨了十三年的木鸡竟然会反击了,一时间面对老夫人的质问,有些慌乱起来。

不过她很快镇定下来,快速地想好了推脱之词。

狠了狠心后,甄姨娘一咬牙,顾不得疼痛,双膝用力,“扑通”一声脆响跪了下来 ,膝盖撞击出来的疼马上让她的眼眶溢出汹涌的泪水,显得委屈极了,她大呼。

“老夫人,冤枉啊!六姑娘是妾身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妾身怎会狠心虐待与她?六姑娘的肌肤本就生得细嫩,平时都她自己磕碰到的啊!”

酒心汤圆
作者的话

走过路过的亲亲麻烦点一下收藏哦,下次再来不迷路,么么哒,( ` )狂比心

捧场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目录 书架 书页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