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炮灰来袭:嫡女,黑化吧! > 正文
第十章 作孽呀!
作者:酒心汤圆  |  字数:2742  |  更新时间:2019-06-08 23:36:47 全文阅读

奉凌汐早知甄姨娘会这么说,她故意露出一截手臂给老夫人看到之前,便已经想好了该如何应对了。

当即,她脸色闪过惊惧,紧紧攥着老夫人的衣袖,神情痛苦的喃喃道。

“祖母,凌汐不怪姨娘的,不过是一些伤而已,反正都被衣服遮掩起来了,没有人会知道的,祖母就别罚姨娘了。”

奉凌汐的话让老夫人的心一窒,她原来还以为奉凌汐不过是手臂上有些伤罢了,但是现在听这意思,身上也有很多伤不成?

老夫人一想到蔡嬷嬷回来禀告的话——淮南王府世子对六姑娘极其看重,竟然当着大伙的面直接喊了六姑娘为卿卿,这六姑娘以后也只能进淮南王府了。

一想到这里,老夫人就极其重视起奉凌汐的皮相,若是皮相毁了……

“蔡嬷嬷,带六丫头下去检查。”她沉声下令。

蔡嬷嬷应下,看向奉凌汐的目光多了一丝怜悯,她刻板的声音柔和了许多:“六姑娘,请跟嬷嬷来。”

等奉凌汐跟着蔡嬷嬷走远后,老夫人锐利至极的眼神才扫向在场众人,当她的视线顿在正茫然着一张脸的邵氏时,也有些不满了。

“三房的,怎么说六丫头也要唤你一声母亲,以前老身觉得你受了委屈,凡事顺着你,六丫头的事,老身可曾过问过一句?可十几年都过去了,你还要膈应到几时?要不老身把六丫头带到柏松院养着?”

老夫人极少教训人,此时发落起人来,众人都噤若寒蝉,不敢吱声。

邵氏更是白了一张脸,她根本想不到作为母亲的甄姨娘会虐待自己的孩子,加上她心中始终过不了那道坎,特别是奉凌汐那张与夫君五官极其相似的脸……

索性,当甄姨娘提出要自己养着奉凌汐时,邵氏就任由甄姨娘了,也好眼不见为净,她觉得这样各自安好挺好的。

如今,若不是亲眼见到奉凌汐手臂上淤青的印记,她是根本不相信的。

因为她也是个做母亲的,倘若发现奉凌羽身上破了一丁点油皮,她都心疼得不得了,就怕落下点疤来,可是刚才奉凌汐手臂上的伤却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蔡嬷嬷脚步的匆匆回来了。

她脸上的神色很沉重,一回到老夫人的身边,便把自己所见的,都压低声音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老夫人,六姑娘身上差不多没有一块好肉了,就是老奴看着也心疼得慌呀!”

没有一处好肉?

老夫人的脑袋嗡地一下,她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等急急深吸一口气后,她嗓子干涩地问蔡嬷嬷:“可能消得下去?”

蔡嬷嬷叹息着点点头,庆幸道:“都是淤青,将养半年应该能行,不过,六姑娘看着瘦得很,就像,就像吃不饱饭一样。”

老夫人听到这,顿时眼前一黑,什么?安国侯府的姑娘会吃不饱饭?

“作孽啊!”老夫人气得眼晕,她抖着手指着依旧跪地不敢起身甄姨娘,以及白着一张脸茫然的邵氏,许久之后,才复又指向甄姨娘,厉声质问。

“甄姨娘!你说六丫头自己磕碰的,可是怎么个磕碰法,才能把全身都磕碰出没一块好肉来?你说——!”

甄姨娘一时想不出托词,下意识偷偷去看站在邵氏边上的凌羽,但是凌羽只是眼观鼻,鼻观心,好像完全入定一般,没有给她任何提示。

这让甄姨娘急得额头沁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跟你说话,你看五丫头干什么?”此时在老夫人的眼里,甄姨娘就是一个祸害,不仅祸害了奉凌汐,现在竟然还想打上奉凌羽的主意。

顿时,老夫人忍无可忍地对立在一旁的丫鬟仆妇们道。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的把甄姨娘押下去,打完二十个板子再丢进禁室关着,没有老身允许,谁也不许放她出来!”

平时和善的老夫人骤然发威,仆妇们皆吓得噤若寒蝉,命令一下,不敢耽搁,俩俩上前,夹住神情有些慌乱的甄姨娘,拖到一条刚搬出来的长条椅上,仆妇手执板子,手上不敢留余力,啪啪打了起来。

甄姨娘养尊处优了这么些年,身上的肌肤娇娇嫩嫩的,骤然被打上板子,哪里受得住,顿时疼得嗷嗷直叫唤,老夫人听得厌烦,当即让人堵了嘴。

早已听从奉凌汐吩咐悄悄回来站在不远处观望的瑞杏看到这一幕后,当即兴奋地拔腿往回跑,她早已觉得甄姨娘对姑娘一点感情都没有,现在看到甄姨娘被打板子,心底不知有多开心。

“姑娘,姑娘——!甄姨娘被打了。”瑞杏跑到凌汐面前大声地嚷嚷出来后,才想起她脸上的神情太过幸灾乐祸了,姑娘对甄姨娘可是掏心掏肺的好呢。

正当瑞杏有些尴尬地僵在原地时,却见凌汐淡淡地点头,便自顾自地收拾东西了,就好像听到一个陌生人的事情一样,那么淡然。

“姑娘?你……不心疼甄姨娘了?”瑞杏有些懵。

凌汐叹息一声,她知道若是想要继续让瑞杏跟着自己,就必须要告诉瑞杏一些她的打算,若是瑞杏适应不了以后的尔虞我诈,还是早早把她送走的好,免得丢了性命。

“瑞杏。”凌汐牵着瑞杏的手面对面坐下,才慎重的开口:“甄姨娘挨打是我算计的。”

“啊——?”瑞杏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凌汐声音轻柔地解释:“有些事现在还不能让你知道,等以后机会成熟了,我自然会全都告诉你,不过现在你知道一件事就好,甄姨娘她想我死。”

瑞杏的手倏然一颤,眼泪瞬间吧嗒吧嗒 跟断线的珠子似的落了下来,哭腔厚重:“姑娘,为什么?为什么呀?甄姨娘不是姑娘的生母吗?虎毒尚且不食子呢!”原本她以为甄姨娘不喜姑娘是因为姑娘不是儿子不能甄姨娘争脸面呢!

凌汐眼神暗沉,若不是生母,当然是可以食子的了。

她抿了抿唇,继续道:“瑞杏,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不过是想让你以后多长些心眼罢了,现在我们太过弱小,只能徐徐图之,你只要知道甄姨娘对我没有善意就对了。”

瑞杏懵懵地点头,感觉自己的主子变了好多,迟疑地问:“姑娘,之前姑娘说甄姨娘挨打是姑娘算计的,那那些伤?”

凌汐颔首后挽起袖子,把身上的淤青印记给瑞杏看。

凌汐手臂上怵目惊心的伤让瑞杏心底一疼,忿忿不平的觉得打甄姨娘二十板子打少了。

眼看瑞杏的泪水又要决堤,凌汐无奈地摇头,她温柔地帮瑞杏把眼角的泪水拭去,嘴角含笑地解释。

“虽然有些是真的是以前的掐痕,但是绝大多数都是假的,瑞杏别伤心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人欺负我们了。”

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凌汐起身用胰子清洗手臂,不一会,斑斑点点的掐痕渐渐变浅。

“咦?”瑞杏凑近凌汐的手臂,发现果真如凌汐所言,顿时放心下来,不过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好奇。

“咱们屋后的杂院中不是有一棵核桃树么?这不过是青核桃皮染色罢了。”

奉凌汐说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冷色,这两日她跟以前有些不同了,甄姨娘是一定会出现的,而每一次甄姨娘都没有漏过掐她的举动,这已经成习惯了,所以不坑她坑谁?

听奉凌汐说是青核桃皮染色后,瑞杏恍然想起小时候玩青核桃时,手指总是被破了皮的青核桃皮染出青黑印子的模样,终于是放下心来。

倏而,她看见奉凌汐此时正翻动一件旧衫,这是一件她去年换下来的,灰扑扑的丫鬟服,顿时,瑞杏疑惑了,不解地问。

“姑娘,您这是要做什么?”

凌汐提着丫鬟服在身上比了比,觉得差不多后,她压低声音吩咐瑞杏:“明儿我要出门一趟,咱们的院子一年到头也不会有人来,若真有人来了,你给我打掩护。”

“姑娘要偷偷出门?”瑞杏脸色微变,姑娘怎能独自出门呢?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奉凌汐垂眸,想着渡生观,想着那个高人,眼底只余一抹坚定,渡生观她是一定要去的。  

酒心汤圆
作者的话

各位亲亲,端午节快乐(*^▽^*)

捧场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目录 书架 书页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