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爹地,你什么时候娶媳妇

正文第4章、两个选择

[更新时间] 2019-07-10 14:48:06 [字数] 2020

病房里的血腥味一时半会儿还散不掉,唐慕欢惨白着脸站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惊吓过度,她没站稳整个人晃了晃摇摇欲坠,幸好,傅津越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慕欢顺势抱住了他,语气婉转哀求,“就让我抱一会儿,求求你,就一会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鼻息间久违的味道让唐慕欢热泪盈眶,她忍不住抬头看着傅津越,“离婚吧,阿越,你和她离婚吧,我真的不能忍受没有你的生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去的一年我每天都在想你,想你在做什么,吃了饭吗?睡得好不好?我觉得我都快疯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眼泪成串的从眼角滑落,傅津越凝视着她,轻轻的为她擦去泪水,脑海里却突然闪现出病床上那张苍白的脸眼角的泪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津越沉默着没有说话,他现在还是苏钰皖的丈夫,他没有办法给唐慕欢任何的承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用去1200毫升血浆、昏迷了三天,苏钰皖才算是捡回一条命来,清醒的当天,她一睁开就看到傅郑生坐在她的床头,当即就把她刺激到险些再进一次抢救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后她不再见傅家的任何一个人,只让护士带了一句话, “我要离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家住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臭小子!你到底做了什么事,闹得钰皖非要和你离婚不可!”傅郑生拍着桌子怒不可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津越表情平淡的坐在窗边,面前摆着一套茶具,自顾自地煮茶,像是没有听到他的怒吼一样,傅夫人林春芳则护着自己儿子语带嘲讽,“怎么,那个小贱人一进医院你就着急了?傅郑生你到底是谁的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小贱人’三个字,傅津越的眉头皱了一下,莫名觉得母亲的声音有点刺耳,“妈。”他语气不悦的出声,她骂的人现在还是他的合法妻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现在不想和你吵!”傅郑生看都不看林春芳一眼,他瞪着傅津越下了死命令,“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你们不准离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淡淡的茶香逸出,傅津越把杯子凑近鼻尖闻了一下,闭着眼静静地享受了一会儿,才睁开眼平静的说,“我一直很想不明白,您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和她结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我的记忆里,她是一年前突然出现的,可是看您和我妈的态度,却似乎早就知道她的存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为诡异的是傅郑生夫妻俩对苏钰皖的态度是千差万别,如果说傅郑生是疼之爱之,林春芳则厌之恶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她到底是谁?”傅津越轻轻地将茶杯放在桌面上,看向父母的眼睛平静深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不过是个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闭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似乎是知道林春芳不会有好话,在她开口的同时,傅郑生就一声怒吼打断了她。他粗喘两口气,避而不谈苏钰皖的身份,只是说,“钰皖是个好女孩,娶了她是你的福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津越不置可否的扯了扯嘴角,是不是福气难道不该他说了算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吗?”傅津越看着他爸,声调虽然不高却莫名有股磅礴的气势,“为什么一定要和她结婚?为什么您要利用唐氏集团危机的时候强迫我和慕欢分手娶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有什么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津越的手放在桌面,摩挲着大理石桌面的边缘,看似漫不经心,“因为你想要一个有你和她母亲血脉的孩子,对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偌大的房间里一瞬间安静下来,傅郑生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公鸡骤然失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些事不难查到,”傅津越撩了撩眼皮,沏上一壶茶,“现在孩子已经有了,我已经有能力选择自己得生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年的苏钰皖横空出现的时候,傅津越就立刻去调查了她,关于他父亲和她母亲之间的那段故事不难查出。同时也知道了她是为了替舅舅还赌债才答应了父亲嫁给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起来她也算是受害者,正是因为如此,纵然有诸多不满,但这桩婚事到底是他点了头,他就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身为傅太太该有的一切他都会给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心甘情愿的接受这个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已经到了该结束的时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今天坐在这,只是想通知您一声,我已经决定离婚了。”傅津越的语气依旧很平静,却暗潮汹涌,他沏了一杯茶在傅郑生的面前,“您试试,最新的大红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郑生胸口剧烈得起伏,拿起茶杯扬手就狠狠地扔在地上,啪的一声在地上碎成无数的碎片,一整套青花瓷的茶具算是报废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敢!”傅郑生盯着傅津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为什么不敢?”傅津越抬眼笑了笑,“您以为我还是一年前的我吗?我既然敢坐在这和您说,自然就做好了完全之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郑生拧着眉头,“傅津越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你老婆躺在医院为了给你生孩子大出血抢救,你女儿在保温箱里生死未卜,你居然坐在这和我说你要离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子辛辛苦苦就养出来你这么个狗东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病床上苏钰皖白净透明的脸还有一滴眼泪又一次浮现在傅津越的眼前,让他的胸口觉得闷闷的,还有保温箱里的孩子那么小一点,脆弱的好像碰一下不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以为我没有看见?在医院的时候唐家的那个丫头为什么也在?钰皖会早产和她有没有关系?老子告诉你!就算你和钰皖离婚了老子也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够了!傅郑生,你不同意我同意!”林春芳一拍桌子也站了起来,“我看慕欢就比那个小贱人要好得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津越眨了下眼睛回过神,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要挣脱父亲对他的控制,今天他就绝对不能让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爸,我不是来和你商量,现在有两条路,要么我和苏钰皖离婚,孩子留下,要么我和苏钰皖离婚,孩子永远都不会让您见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津越抿了口茶,语气泰然自若,“毕竟我才是孩子的监护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离婚是离定了,唯一有变数的只有孩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标题:
【我发布的书评】   查看更多评论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