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爹地,你什么时候娶媳妇

正文第5章、光阴如梭

[更新时间] 2019-07-11 23:21:33 [字数] 2003

蛇打七寸,看到老爷子骤变的脸色,傅津越知道自己这杆子打准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父子俩对峙着,最终傅郑生先退了一步,希望傅津越能给他几天的时间想一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他们谁也没想到,还不等傅郑生下决定,苏钰皖就从医院消失了,留下的只有一份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得到消息的时候,傅郑生一愣,之后自己一个人躲在书房里坐了一下午,出来的时候似乎显得有些颓然老态,他看着傅津越长叹一口气,“孩子留下,我只希望以后你不会后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津越微笑着,矜贵又傲然于世,他从来不会后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五年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达A市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比她早回来三个月的表妹周茵琳在机场接她,一看到苏钰皖立刻兴奋的挥挥手,“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茵琳叫了一辆车等在停车场,姐妹两个人上了车,周茵琳就问她,“姐,我爸妈现在过得怎么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挺好的,上个月种的李子结果了,天天都给我送过来,吃得我牙都快酸倒了。”苏钰皖笑着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五年前刚刚大出血后的苏钰皖为了解决舅舅的赌债问题,强撑着仿佛随时会垮的身体带着他们一家人离开A市,之后在医院躺了整整一个月,深陷赌瘾的周来其幡然醒悟,凭借着惊人的意志力戒掉了赌博,拼命赚钱,现在在B市的乡下开了一家农家乐,规模不大但足够一家人的生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呀,今年的李子我是赶不上吃了。”周茵琳故意叹了一口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事,我给你带了一大袋,够你吃了。”苏钰皖笑着,姐妹两个说说笑笑,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周茵琳现在租住的地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到处回到A市工作的时候没有料到苏钰皖也会回来工作,所以租的是一件一室一厅的套间,苏钰皖来了就显得有些挤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茵琳一边把行李推进房间一边说着,“姐,你先暂时和我睡一起吧,过两天我就去看房子,换个两室一厅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了,”苏钰皖换着拖鞋,一边提高声音回答她,“我们公司的河东区,离你的公司太远了,我到时候会在那边租个房子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怎么行,我们两姐妹怎么能分开住,我爸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周茵琳从房间里走出来,在她爸妈的眼里她这个姐姐就是一朵娇艳的花,没有人保护可不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在周茵琳的眼里也是如此,她坚定的认为自己有保护苏钰皖的责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尤其是在A市这么危险的地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怕过去了五年,每当她回想起当时苏钰皖躺在医院里随时都会死的样子,病危通知书都下了好几张,就会觉得心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年的那场大病损耗了苏钰皖的身体,就算刘荷想尽办法给她补充营养,苏钰皖的脸色却始终带着点病态的苍白,也比其他人更容易生病,而且一旦病了还不容易痊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尽管苏钰皖清醒后只字不提,但他们都知道她会变成这样和傅家脱不了干系。这次知道她要回A市工作,他们一家子都强烈反对,反倒是苏钰皖轻轻地笑着,“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总要向前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终,在她的坚持下,周来其只能让她回A市了,只不过她还没离开家,周来其就时不时给周茵琳打电话,五申三令的交代,“照顾好你姐!你姐要是出事了,打断你的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有这么严重,我都快三十了。”苏钰皖笑着喝了一杯温水后,跟着周茵琳走进房间,简单的收拾自己东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可不行,不就是离公司远了点吗?大不了我每天早起一个小时。”在这件事上周茵琳绝不让步,她直接握住苏钰皖的手,“姐,你就别拒绝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眼里的担忧在灯光下一览无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钰皖的目光闪了闪,她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沉默一会儿,她忽然笑道,“那你到时候可别喊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不会!”周茵琳大声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钰皖把浴巾翻出来,又找出洗漱用品,轻笑着往浴室的方向走,“好了,我先去洗澡了,明天还要早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关上门,嘴角的微笑就保持不住了,她靠在浴室的墙壁上,显得有些疲惫,不由苦笑,她好像高估自己了,重新踏上A市的土地,还是会让她的心脏窒息一样的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温热的水流从头顶脚下,苏钰皖低着头,眼泪默默顺着水流一起流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闭上眼睛,傅津越的身影从模糊到清晰渐渐浮现在她的脑海,最后停留在他一身的血迹上,心脏从隐隐作痛到最后的无力承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以为她可以云淡风轻,可仅仅是想起他的名字就让她溃不成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五年的时间过去,当初失去孩子的恨意渐渐消失,对傅津越的感情从又恨又爱,到现在的恨而不能爱而不得,过去的多少个夜晚,她都是在痛苦的梦境中乍然惊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后一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钰皖把头埋进双膝,低声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想他,从此以后要更坚强的活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夜难眠,因为周茵琳躺在身边,苏钰皖连翻身都不敢翻,僵硬的躺在床上,等到天亮的时候,肩颈僵硬的动一下都酸酸麻麻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姐,你没睡好吗?”周茵琳看着苏钰皖苍白的小脸上挂着的大大的两个黑眼圈,“该不会是我晚上打呼?还是说梦话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是我在想公司的事,有点担心,所以没睡好。”苏钰皖找了个借口敷衍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出什么事了吗?”周茵琳打开冰箱拿出两个鸡蛋,走进厨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钰皖回到A市正是因为她所在公司,要在A市成立分公司,她是公司法务部调职的成员之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不过你也知道新公司成立,琐碎的事情特别多,我在想有没有什么地方没考虑到。”苏钰皖洗了脸也走进厨房,看到周茵琳把鸡蛋放进了水里煮,问了句,“早上吃水煮鸡蛋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茵琳摇摇头,“不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标题:
【我发布的书评】   查看更多评论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