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纸浅浅的情书 > 第一卷
28 采花
作者:浠灵  |  字数:3079  |  更新时间:2019-08-08 19:15:01 全文阅读

锦葵忽然想起一个地方,于是一蹬自行车向一个方向骑去。

她把凌霄带到了学校的后山。凌霄看着这丛林密布的地方,发呆。

  他一向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锦葵没见过他这种表情,莫名呆萌,于是她噗嗤一笑,放好车子,率先走了进去。

  凌霄也反应过来,赶紧弯腰锁车,跟上锦葵。

  “你确定用黄锦葵做主角?”锦葵慢慢地走着,问。

  “嗯。”凌霄跟了上来之后,随着锦葵的步速走。

  “为什么?”锦葵实在想不通,黄锦葵这种植物,埋没在草丛堆里,没有什么特殊的价值,怎么就引起他注意了呢?

  凌霄摇头,也不知道他不想解释还是他自己都不知道。

  “那男主呢?”锦葵转了个身,倒着走了几步。

  凌霄继续摇头,接着视线回到外界,微微抬头左右看着。

  “可以用凌霄呢?”锦葵一边倒着走,一边到处寻找感兴趣的植物,随口而出。

  凌霄瞄了她一眼,眉宇间全是笑意。

  锦葵一愣,看了看凌霄,又移开眼睛,“倏”地转回身去,接着脸上一热。现在她肯定是两颊通红。

  “时节不同。”凌霄轻轻地说,声音犹如远方传来,带着轻微的空洞感。

  锦葵呆了呆,是啊,凌霄一开始就说了要写实的。黄锦葵花期春季,凌霄花期5-8月。两者或能相遇,却来不及相知。哪怕是有幸遇到,一个结束一个伊始……

她莫名想起黑蝴蝶的那个梦,心像被盐腌了一般,刺痛、裂痛各种不同的痛楚袭来。 

  “给我说说。”凌霄轻声说着,语气中似乎带有安慰的意思。

  “说什么?”锦葵愣了愣。

  “凌霄。”

  “你没查过?”

  “忘了。”忘了他倒记得花期不同。

  锦葵四周看了看,然后向着一个方向走去:“你过来。”

  凌霄跟着走过去。

  锦葵在旁边的树干上抽出来一条深绿色的长藤,藤上的叶子卵圆形,有锯齿。锦葵把藤塞到凌霄手上。

  “这种叫羽状复叶,如果开花的话是漏斗型橙红色的。那里有!”锦葵指了指树干上方。

  凌霄抬头看着锦葵的指向,高处有一束火炬似的红花。

  “凌霄喜充足阳光,适应性较强,耐寒耐旱。行血去瘀,凉血祛风,归肝经,孕妇慎服。”锦葵又开始掉书袋子。

  凌霄呼地一笑。

  锦葵才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为什么每次面对凌霄她脑子就不正常了,说话没道闸门。

  凌霄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理论上来说凌霄一开就一大团,这怎么那么少。”锦葵自言自语。

  凌霄泛起淡淡的笑意,目光也没在那束火红的花朵上留恋。

  “继续走?”锦葵问。

  凌霄点头。

  锦葵走在前面,凌霄在后面跟着。

  锦葵看到一株五十公分左右的五指毛桃,停了下来,看了一会,见凌霄凑过来,于是说:“五指毛桃,煲汤很好喝。”

  “採?”

  “……”这是正常人应该有的反应?

  凌霄真把手伸过去。

  锦葵一把抓着他的手腕:“别,让它再长长。”

  话音刚落,锦葵就觉得自己的也不是正常反应。

  两人继续一前一后地往前走。

  锦葵走着突然感觉背后感觉有点不对,一回头发现不见了身后的人。

  “凌霄?”锦葵心中一阵寒意。

  虽说这是学校后面的小山岗,锦葵他们植物系的学生经常进来采标本认植物什么的,锦葵很是熟悉。但也是熟悉靠近学校的那部分,继续往里面走一大片延绵不绝,老师都没带他们走过,里面会不会突然有个被枯叶盖得严实的大坑,根本不得而知。

  如果凌霄自己一个人落单的话,他会不会迷路?他迷路了以他那精简的表达能力他能出去?那么幸运遇到别人他会问路?

  锦葵突然有种丢了孩子的感受。

  “凌霄!”锦葵怕了,放声大叫着他的名字。

  凌某人从树丛中探出头来对锦葵挥了挥手。

  锦葵重重地松了口气,跑到他身边:“你别乱跑,你不熟这里,后面一大片的我都没去过,万一你不小心跑进去了出不来怎么办?”

  凌霄见锦葵看到了自己,又复蹲下,拿着手机拍着地上一丛低矮的暗紫红色的灌木。

  锦葵看见他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暗自叹息。

  锦葵蹲在他身边看着他拍,说:“这叫红花檵木,那个檵字超级难写,不过我挺喜欢这个字的,所以老师教的时候我就记住了。”

  凌霄扭着头一脸疑惑。

  “木字旁一个……竖折,然后一横……”

  凌霄把手机递了过来。

  锦葵看了一眼,是手机的备忘录,锦葵接了过来,用拼音输入法找了很久才找到,递回给凌霄看。

  凌霄点点头,若有所思了一阵,继续一阵乱拍。

  锦葵看着他连花瓣都要特写,沉了口气,说:“这稀稀落落的也好拍,现在花期过了,要是花期的时候才好看。”

  凌霄对她眨了眨眼。

  锦葵打开手机浏览器,随便搜了几张图片给他看。

  凌霄的眼睛睁大了1.5倍,锐利的目光像是看到了什么猎物一般。

  哪怕两人依然蹲着,但这一瞬,锦葵从向来柔美得像一幅画似的凌霄身上看到一种熟悉的霸气,这人,无论散发出怎样的气息,都那么的好看。

  锦葵有些无所适从,她只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从那丛小檵木身上掐了一片叶子,递给凌霄:“你看这个叶子不是对称的,基部……叶柄的地方叫基部,虽然圆的但偏斜,挺特别的。”

  凌霄接过叶片,从挎包里拿出素描本,夹了进去。

  锦葵看到他盯着那几簇仅有的红花的眼神闪闪发光,于是把背包从身后甩下来,翻出修枝剪,剪下一簇完整的给凌霄。

  凌霄瞄了锦葵手上的修枝剪一眼。

  “这是我们必备的。随时采标本用。”锦葵淡定地把修枝剪扔回背包里。这算得上是职业病吧,刚才还脑内吐槽他见了五指毛桃就要采,锦葵因为这个笑了出声。

  凌霄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没问她笑什么:“我……能看看你的背包吗?”

  “呃……我能拒绝吗?”锦葵想到里面还有姨妈巾什么的,实在不能给他看。

  “能。”凌霄满足地把紫红色的花夹到素描本,还认真地理了理花瓣的走向。

  锦葵无语了一阵,他怎么看着比他们植物系的还专业。他们采标本通常看中就剪,剪了就乱七八糟地扔到袋子里,回头压的时候再慢慢处理,根本不会如此小心翼翼。

  这人,真是一个谜。

  两人继续在小树林里逛着,没说半句话。

  锦葵观察着凌霄的表情,除了那红花檵木以外,锦葵没发现他对其他植物产生过那么强烈的兴趣。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锦葵不熟悉的地带:“凌霄。”

  “嗯?”凌霄停住。

  “往回走吧,前面我没去过。”锦葵看着眼前那条杂草丛生的羊肠小路,心中有点怯意。夏日里蚊虫挺多,虽然这小树林不至于有什么猛兽,但蛇虫还是会有的。

  凌霄没有表态。他在思考。

  锦葵像看孩子一样看着他意犹未尽的表情,说:“带你从另一条路回去。”

  “好。”这回凌霄秒答。

  锦葵失笑。

  此人看着人高马大的,怎么跟小朋友一样,还是有话不说,有意见不提,尽让人家猜他心思的小朋友。

  “其实……你说你要画植物拟人,实际上你是不是想找花?”锦葵想起早上他问夏天有没有花的事情。

  “嗯。”

  “……为什么?”

  “都是绿的。”

  “……你意思是树没有花有特色?”

  凌霄坦然地点头。

  锦葵叹气。难怪他见到了紫红色的红花檵木,会显得那么的兴奋,敢情他以为所有的树叶都是绿色的。

她以为遇到个像她那样喜欢植物的,能耐心听她背书掉书袋子的,结果……他本质上真的只为了他自己的作品。

  锦葵心里责备了自己一句:你果然想太多了。

  她抬头看了看,指指头顶,又蹲下捡起一片弯月形的树叶递给凌霄。

  “这叫大叶相思,冬天开花,春天结果。你看看那些扭扭曲曲的就是它的荚果。现在热了,都干了,三四月份的时候嫩绿嫩绿的,很可爱。”

  凌霄抬头看着听锦葵说完,弯腰在地上捡起一片干枯的荚果,连带锦葵给他的叶子一起放进挎包。

  这算是看对眼了?!

  锦葵也不等他,她正在满心地想带凌霄感受植物的魅力。他怎么能够认为绿色的就不能有特色?

  “你过来,这是白千层。”锦葵跑到路边指着一棵白色树干的树说。

  凌霄跟着过去,摸了摸那些乱七八糟地翘在树身上树皮,一脸嫌弃。

  “你别小看这树皮,我们班长说它是止血贴树,害得我每次都要脑内翻译才想起它叫白千层。”

  凌霄看向锦葵,一副求贤若渴的表情。

  “这树皮可以提炼一种芳香油,有人叫它茶树油。什么杀菌止痒消毒都可以,还有止痛作用。可以喝也可以涂。”

  凌霄听着眼神中的嫌弃逐渐被崇拜取代。

  锦葵开始明白她和凌霄不算相熟,为什么会他一个眼神,她就能懂。原来这人的眼睛会说话。

捧场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目录 书架 书页 设置